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
翻页   夜间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 > 抗日之妖孽小学生 > 第345章借一样东西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芳子小姐,我们已经甩掉了三拨人了。现在后面已经没有尾巴,我们安全了。”川岛芳子的手下,不愧是小鬼子特高科培养出来的间谍,无论是跟踪还是反跟踪,都是有一手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大意,我们加紧速度赶回日租界,只有到了日租界我们才算安全。”川岛芳子一边带路,一边对着追上来的一个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嗨!”这个手下马上一副受教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几人,分工明确。川岛芳子负责选择路线,其余人等负责警戒四周,一切配合得相当的好,可是他们却都没有注意到,隔着他们一千多米,还有一个小尾巴。

    任何反跟踪的手法,都没有判断一千多米外的一个人,是否在跟踪自己。

    任何人也很难在目标一千多米外,实行跟踪,可是白小黑却是例外的。

    当川岛芳子等人踏入了日租界的那一刻,他们都感觉轻松了。

    “黑谷,”川岛芳子对着一个长相极为普通的手下说道:“你留在这里,看看还有没有尾巴!”

    “嗨,芳子小姐!”黑谷优太马上回答道。

    日租界的入口,是有士兵守卫的,想要从外面进入日租界,除了小鬼子,其余的人都是需要盘查的。

    黑谷优太在士兵旁边等了五分钟,都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员从这里进入,他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日租界入口不久,一个小男孩便出现在这里,然后进去了。小男孩长得很可爱,一脸微笑显得人畜无害,他衣着鲜亮一身名牌,显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。守卫士兵,并没有过多盘查,便放行了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会对小孩子起疑心,而且还是有钱人的孩子,可是这个孩子不是别人,而是白小黑。

    白小黑是有钱人家的孩子,他的衣服是上好的,他的气质也是有的,本色出演自然不惧小鬼子士兵的盘查。

    进了日租界后,白小黑的速度便变快了。在日租界内,神州人少了许多,但是却也不妨碍白小黑跟踪,因为有钱的人,总是喜欢将住宅放在租界里面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现在尚海,日租界是最安全的一个租界。

    回到了自己的住处,川岛芳子紧绷的心才算真的轻松下来。她解散了手下,一人来到自己的书房,然后在酒柜里拿出葡萄酒,给自己到了一小杯。

    轻轻的晃着高脚杯,然后缓缓走到椅子上坐下,从衣服里面拿出了那张丁力签的支票。她慢慢抬起高脚杯,轻轻抿了一小口葡萄酒,然后卷曲舌头,让酒在舌头上缓缓滑动。

    支票是真的,签名也是丁力的,上面的数字是2560万。有了这些钱,他们帝国又可以购买大量的物资了。

    得到了这张支票,却失去了锝国赌神布鲁克,川岛芳子一点也不觉得可惜,在她看来,盟友就是用来牺牲的。

    当她将注意从支票上收回,便问道了一股更加香醇的酒味,她低头闻了闻自己手上的高脚杯,不是这里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闻了,酒味是从我的葡萄酒里穿出来的。”一个小男孩的声音突然传来,川岛芳子一惊,这个声音她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她一转头,便看到了窗户边,倚着一个小男孩,就是在丁力的赌场和她赌命的那个小男孩。

    这个小男孩左手拿着有一个高脚杯,而他的右手还拿着一支葡萄酒。

    白小黑看到川岛芳子的终于注意到自己了,便将右手的酒瓶轻轻放在窗台上,缓缓晃了一下左手的高脚杯,然后往嘴里灌了一下口。鲜红的葡萄酒在他的口中翻滚,然后一点一点被他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等到口中的葡萄酒全部进入腹中,白小黑才举起高脚杯,对着川岛芳子示意。“法国波尔多庄园的葡萄酒,绝对比你手中的葡萄酒要好喝,要不要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个小男孩。

    川岛芳子满满的疑惑。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自己的住处虽然守卫不多,但是绝对隐蔽,他怎么会找到自己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间谍头子,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,必须时时隐藏自己,然后尽可能的收集情报。

    “我不这么认为,我手中的葡萄酒,产自名古屋的最好的庄园,窖藏五年。”即便她知道白小黑手中的葡萄酒要比自己的好,可是她依然坚定,只要是小鬼子的,就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no,no,no,”白小黑轻轻摇头,他双目紧紧盯着几米外的川岛芳子,否定道:“我手中的葡萄酒,可是1982年的拉菲,全世界只有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白小黑还没说完,川岛芳子便笑出声来,“小鬼,你没病吧,现在可是1939年,你居然说你的酒是1982年的。”

    糟糕,白小黑暗道一声。他的酒的确是1982年的法国拉菲,可这是在系统商城里买的,现在还没到1982年了。

    就高脚杯中剩余的葡萄酒,全部灌入嘴中后,白小黑便说道:“川岛芳子,听说许文强的死是你指使的。”

    “许先生的死却是令人遗憾,不过他的死和我没关系。”川岛芳子睁着眼睛说瞎话,仍然面不改色。这个小男孩子到底想干什么,他和许文强到底是什么关系,难道他真的要为许文强出头吗?

    这一切,川岛芳子有些搞不明白了,没有搞明白这些,她还没有打算拿枪。

    白小黑微微一笑,便说道:“川岛芳子,我来不是听你解释的,我们不说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你想说些什么?”川岛芳子一点都不急,她开始对这个小男孩产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向你借一样东西,你刚刚赢了那么多钱,不会不舍得吧!”白小黑嘴角一翘,笑得极为诡异。 。,,。AQ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