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
翻页   夜间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 > 田园纨绔妻 > 715 要装不下去了(1更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厉飞和顾雅箬两人来到牢门前。

    林鹏并没有被脚步声惊动,依然维持着以往的姿势,动也没动。

    “林侯爷!”

    顾雅箬喊声,声音里带着愉悦。

    林鹏身体僵了一下,头缓缓移动,朝着牢门看来。第一眼看到了顾雅箬,闲适的站在牢门前,面带微笑,林鹏眼里迸出怒恨,身体动了动,嘴唇张开,似乎要说什么,却在眼角余光撇到她身后的厉飞时,完全惊愣住,眼眸也瞬时瞪大。

    “他是厉飞!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林鹏骨碌一下爬起来,疯一样窜到牢门边,扒着牢门,将眼睛瞪到极致,上上下下打量着厉飞,确信他真的是厉飞时,又惊讶的倒退了两步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不相信的自语,“这怎么可能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忘了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还嫌对他的打击不够,故意提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等林鹏看过来,才慢悠悠的笑着说道,“我大哥也找到了,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林鹏浑身一震,更加不相信的看着她,程?伤的有多重,他知道的一清二楚,那样的伤势下,人根本活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骗我,你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鹏头摇成拨浪鼓一样,仿佛这样就能说服是顾雅箬在骗自己。

    “浑身都缠着纱布,包裹的跟个粽子一样,但人确实还活着,活得好好的,他说,想让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又给了他一个重击。

    林鹏一直在摇头,重复着同样的话,“你骗我,你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清脆的声音又起,在这静寂的牢房中显得特别响亮,“我之所以留着你,是想着从你口中得知厉飞和我大哥的下落,如今他们都找到了,你——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林鹏的自语声猛然停止,瞪大了眼睛骇然的看着她,“你、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将你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她的话声落,牢中顿时陷入寂静,随后一声惊恐凄厉的喊声响起,“不!”,话声未落,林鹏手脚并用的爬到她面前,两手抓住牢门,充满恐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,“箬儿,我是你爹,你亲爹,你不能这样对我,不能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笑出声,“我的亲爹?在你对着林仲动手的时候,你可否想过你是他的亲爹,在你对着程?动手的时候,你可否想过你是他的亲爹,在你当年将我调换的时候,你可否想过你是我的亲爹?”

    顾雅箬一句一句问,林鹏脸色一下比一下苍白,情急之下,伸手,想要抓住顾雅箬。

    一股掌风袭来,逼得他后退了几步,又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厉飞面无表情的站在顾雅箬身后,声音冷若冰霜,“你没资格碰她!”

    林鹏嘴角溢出一丝血迹,可他还不死心,挣扎着爬起来,又扑回了牢门上,两手紧紧的抓住牢门,“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,告诉他们图谋的是什么?只要你们放了我,放了我!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!”

    顾雅箬嘲讽的勾了勾嘴角,凑近了他一些,“林鹏,厉飞我已经救出来了,厉珏也已经死了,你觉的他们的筹谋还会得逞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他是谁?”

    林鹏说的急切,眼里都是恐惧。

    顾雅箬声音压得很低,低的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得到,“我们会很快送大皇子来见你!”

    林鹏眼睛猛然瞪大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,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雅箬后退了一步,微微一笑,“我既然能救出厉飞,自然是知道了背后之人是谁,之所以没动他,是想逼他自己露出狐狸尾巴,如今,就先拿你开刀吧。你的死,也许会刺激他做出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!不!不!”

    林鹏疯狂大叫,这一刻,他是真的怕了,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顾雅箬没有理会他,转身牵着厉飞的手,伴随着林鹏凄惨的叫声出了大牢。

    牢外阳光明媚,令人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“身体感觉样?”

    顾雅箬偏头看着厉飞,娇俏的面容在阳光的映照下更加明媚。

    厉飞与她十指相扣,苍白病弱的脸上此刻都是笑意,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?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也该给进宫给皇伯父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两人坐着马车来到宫门口,一前一后下来。

    厉飞站好,顾雅箬给他整理下衣衫,“我在这里等你,你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厉飞应下,转身走进宫内。

    顾雅箬站在马车旁,看着他略显急促的脚步,嘴角噙上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厉飞便从宫中出来,两人坐上马车,回了厉王府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旨意也到了顺天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厉琰陪了关珏好几天,差不多将京城逛了遍。

    送了关珏回府后,约好了明日见面的时辰,坐着马车回了大皇子府。

    关珏这人脾气怪异的很,专门喜欢去那些人多的地方,马车不能进去,厉琰只能陪他走路,接连几日下来,也是累的很。回了府以后,躺在软椅上,命一名宫女去给他沏茶,另两名宫女给他捶腿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!”

    总管太监在院子里喊,声音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厉琰心里一跳,手一抖,茶盏里的茶水漾出来一些,洒在他的手背上。厉琰疼的“咝”的一声,一旁伺候的宫女慌忙上前来,慌乱的给他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厉琰语气中带着怒气,管事太监心里着急,并没有听出来,躬着腰身进来,小心翼翼的禀报:“奴才刚刚得到消息,明天林鹏被行刑。”,顿了顿,补充了一句,“凌迟!”

    厉琰腾下站起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战战兢兢,“奴才也是刚得到了的消息,据说今日世子和世子妃两人亲自去了顺天府的大牢看林鹏,之后,便去了宫中,不久皇上便下了令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厉琰几乎是在怒吼,最近的事情一件接一件,桩桩件件都脱离了他的掌控,他就快要维持不住自己温润的表象了。

    管事太监没敢应话,只是腰身更弯了,额头上的汗珠也滴滴答答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厉琰喊完,才惊觉自己失态了。闭了闭眼,深呼吸了几下,把涌到头顶的怒火压制了下去,冷静下来,沉着声音吩咐,“你去厉王府,就说我邀世子过府一叙!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应声,急慌慌的往外走,出了府门直奔厉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厉飞和顾雅箬回了府内,刚坐下休息了一会儿,听到禀报,说是大皇子府来人了,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厉琰这是沉不住气了,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“就说世子刚躺下,让他在外面等。”

    顾雅箬笑着吩咐。

    福来自是照办,去了府门外告诉管事太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抬眼看了看天色,正是半下午的时候,世子怎么会这个时候休息,莫不是故意推脱之词吧。

    福来给他解释,“您也知道,世子大病了一场,本就体弱,今日世子妃又非要让他陪着回娘家,世子没法,只得陪着去了,原是吃过午饭,准备回府的,不知世子妃又想起了哪一出,非得去大牢看林鹏,然后世子还去了一趟皇宫,回来以后,身体便有些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眼神闪了闪,“世子可真是疼宠世子妃,什么都依着她。”

    福来脸上闪过一阵难堪,虽很快消失不见,管事太监,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世子妃仗着她是世子的福星,霸道的很,世子一直就是……”,福来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,管事太监却已经明白了,声音压得很低,带着几分打探,“这么说,府里是世子妃作主了?”

    福来下意识的点了下头,然后醒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,又赶快摇头,急切的反驳,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,“公公说的什么话,府里还有王爷和王妃呢,哪里轮得到她作主!”

    是“她”,而不是世子妃,看来这些人对顾雅箬也是不满的,管事太监自行猜测了一番,面露恍然。

    不再跟他扯下去了,道,“既然这样,我先回府禀报,等世子醒来以后,麻烦派给府里送个信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福来痛快应下。

    管事太监又急忙回了府,把福来的话原原本本的说给厉琰听。

    厉琰坐在椅子上,听完管事太监的话,一手不经意的敲打着桌面,“这么说,现在王府里是顾雅箬当家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奴才也是这样猜测的。”

    毕竟的当初厉飞可是差点挺不过去,还是顾雅箬进了王府以后,他的身体才慢慢好的,有了这个底气,她自然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厉琰眉头皱起来,“皇叔、皇婶也愿意?”

    “毕竟他们只有这一个儿子,对世子妃纵容了些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厉琰停止了敲打桌面的动作,看向他。

    管事太监的心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……”

    厉琰吩咐他,“备一些上好的药材给世子送去,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见到他,看他是真的生病了,还是装的?”

    不过两刻钟,管事太监又回来,还带了不少的好药材,直言大皇子吩咐了,让他一定要见到世子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