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
翻页   夜间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 > 贺寒川 > 第四十七章 还不松手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向晚从周淼手里接过衣服,扫了一眼,眸底闪过一抹困惑,但也没说什么。她把制服放到枕边,出去打了个电话,便洗漱睡觉了。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向晚还在睡觉,便被一阵砰砰砰的砸门声吵醒了——

    “到现在还睡,猪吗?快开门!”

    “让你们开门听到没有,艹,两个臭婊子!”

    向晚皱了皱眉,跟同样被吵醒一脸郁郁的周淼说道:“你躺着吧,我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烦死她了!”周淼嘟囔了一句,翻个身,拿杯子蒙住了脸。

    向晚过去开了门,见林恬恬穿着一身吊带连衣裙站在门口,外面松松垮垮地套了件酒红色大衣,脖子上便是青紫色吻痕。

    “看你妈看,再看把你眼珠子挖……”林恬恬破口大骂,但在向晚的注视下,把剩下的话全都咽到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向晚淡淡开口,“别怪我没提醒过你,以后再在我面前说一句脏话,一个脏词,我就让你以后再也开不了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么敢!”林恬恬梗着脖子,鼻孔因微微上仰的动作显得有些大。

    向晚扯了扯唇,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,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回了自己的床铺。

    林恬恬脸上从白变青,又从青转红,最后泄愤似地用力关上门,小声骂了句神经病。

    向晚全当没听到,拿起制服准备换上,但想了一下,又把制服放下了。

    这件制服,她今天应该用不上。算算时间,这会儿也该有人给她打电话,或者上门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闪过,门便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大早上的,谁这么大火气?隔着老远就听到摔门声了。”梦兰含笑走了进来,即便最简单不过的西装套裙,也被她穿得前凸后翘,妩媚多情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这么大火气。”林恬恬嘟了嘟嘴,话是跟梦兰说的,眼睛却盯着向晚,“就是有的人做事太过分,大早上的把我晾在门口半个小时,换谁谁不生气?”

    向晚任她编造,也不反驳。

    “小林啊,别把谁都当傻子。”梦兰拉着林恬恬的手,轻挑了下眼角,若有所指,“不然啊,迟早要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林恬恬瘪了瘪嘴,没出声,只是斜了眼向晚,恨恨地回到了自己的床铺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用上班了,贺总差不多半小时后到,你赶紧收拾一下,到时候听贺总安排。”梦兰食指轻点了几下向晚的肩膀,暧昧地笑了笑,推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周淼从被窝里探出一颗脑袋,眼底带着几分探究,“向晚,贺总认识你啊?”

    向晚嗯了一声,在她晶亮的眸光中淡淡说道:“我撞坏了他心爱女人的腿,他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你今天小心点,别再得罪人。”周淼眼底的光瞬间消散了,讪讪地笑了笑,重新用被子蒙住了脑袋。

    向晚没别的衣服,换上昨天那一身,简单化了个淡妆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车过了一个小时才到,她打开车门正要坐到驾驶座时,贺寒川幽幽看了她一眼,“坐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向晚抿了抿唇,紧绷着身子绕到后面,坐到了他身旁。

    和他坐这么近让她很不习惯,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似无形的网将她包裹其中,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压抑。

    她右手撑着座位,小心翼翼地往右边挪动,企图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蓦地,一条有力的小臂勾住她的腰,她身体一僵,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,便倒在了身旁男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么怕我,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来参加我妈生日宴会?嗯?”贺寒川捏着她的下巴板正她的脸,黑眸中倒映着她因恐慌而有些苍白的脸。

    向晚心里咯噔一声,垂眸不敢看他的眼,“两年没见伯母了,想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妈也会参加伯母的生日宴会,她想见见妈,所以昨晚才厚着脸皮给伯母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就在耳畔,她全身都觉得不舒服,左手撑着座位,想要重新坐好。

    可贺寒川突然伸手按在她的肩膀上,她左手一软,直接躺在他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向晚,”贺寒川微微倾身,手指落在她有轻微残疾的右腿上,轻轻摩挲着,“是不是两年前的教训太轻了?”所以她才敢在他面前说谎?

    被他抚摸过的地方像是被最锋利的刀划过,向晚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蝶翼般的睫毛止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恍惚间,右腿又开始刺骨的疼。

    “再给你一次机会。”贺寒川的手停在她的膝盖上,漫不经心地叩着。

    力道不重,可每一下都让向晚的心跟着颤抖。她手指无意识地攥住座位,狼狈而不堪,“我想见我妈。”

    只是想见妈一面而已,却还要通过别人的生日宴会,她从没想过,这么可笑的事情会落在她头上。

    “呵!”贺寒川轻笑一声,言语间带着淡淡的讽刺,“该说你们向家人绝情呢?还是说你们重情?”

    向晚眼底满是难堪,她想坐起来,却找不到支撑点,只能忐忑地去扶他的腿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她的脸上瞬间血色全无,身体止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司机从后视镜里刚好看到这一幕,双腿下意识地并拢,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贺寒川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些铁青,他额头上起了一层冷汗,冷冷道:“还不松手?”

    向晚慌忙松手,撑着他的腿坐了起来,紧紧贴着车窗坐着。

    她在监狱里见过的狠人不少,可或许是因为贺寒川用球杆打断她腿的缘故,她最害怕的人还是他。

    “停车。”贺寒川脸上带着不自然的潮红,眼底乌压压一片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后,他偏头看着向晚,声音冷得刺骨,“下去!”

    “生日宴会,我还能去吗?”向晚知道她现在最好立刻滚蛋,但她真的不想错过这个见妈的机会。

    贺寒川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,“再不下去,你就不用去了!”

    等她下去后,他双腿并拢,手覆盖在受伤处,每个字都说得异常艰难,“去医院!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