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
翻页   夜间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 > 贺寒川 > 第四十二章 心蓦地疼了一下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向晚直视着他的目光,点了下头,“不管您信不信,这就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你坐了两年牢,还是跟以前一样,撒谎张口就来!”江戚峰冷笑,说不出是嫉妒还是愤怒。

    就算落魄成如今这样,她还是死追在贺寒川身后,从不曾正眼看他!

    “您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。”片刻后,向晚垂眸说道。

    不相信她的人,她说再多也没用。

    她转身,朝着厕所走去。

    “向、晚!”江戚峰拽住她,反手把她摁在墙上,愤怒道:“撞伤清然的腿,害她跳不了舞不够,你还要勾引她男朋友吗?你的良心被狗吃了?”

    两人距离很近,近到能看清彼此脸上细小的绒毛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她,目光在触及她脸上的伤痕时,心蓦地疼了一下,似是被针突然扎了一般。

    她一直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,可却跟所有女孩子一样在乎脸,而现在脸上却添了这么明显的疤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没错,我是在勾引贺先生。”向晚双手撑在他的胸膛前,附在他耳边嘲讽道:“可是您有一点说错了,良心被狗吃掉的人,从来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丝丝袅袅的热气顺着耳蜗徘徊,透着难以言喻的暧昧,江戚峰恍惚了一下,已经被她推开。

    向晚拨弄了下刘海,遮住脸上的伤疤,转身时,不经意间看到不远处的贺寒川。

    他没穿西装外套,白色衬衫扣子一路系到最上面一颗,看起来禁欲感十足,却也透着几分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向晚也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,都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,她莫名有些不安,下意识地想要解释,“贺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贺寒川和她擦身而过,连个目光都懒得给她,直接进了一旁的男厕。

    不是生气了不理她,而是压根将她当做透明人忽略。

    向晚的手停在半空中片刻,重新垂放到腿边。

    她刚才是脑子进水了,还是发癔症了,怎么会可笑地以为他吃醋生气了?

    他爱的人是江清然,而她只是一个害了他心上人、被他厌恶报复的蝼蚁而已。

    她讨好他,能逃脱他的报复就已经是值得庆幸的事情,又怎么能再肖想其他的事情?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喜欢贺寒川?”江戚峰神色复杂地看着她,心底似被打翻的调味瓶,五味陈杂,“哪怕他打断你的腿,把你送进监狱,你还是喜欢他,想跟他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谁,似乎跟江先生没关系。还是说,您一直喜欢我,吃醋了?”向晚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话刺到了江戚峰,他的脸色倏地变得难看,“不要说我有女朋友,就算我没有女朋友,我也不可能喜欢一个想要蓄意谋杀我妹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向晚转身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江戚峰则站在原地,神色变幻,最后洗了把脸,回去了。

    向晚回去的时候,江戚峰和贺寒川早已坐在座位上,她扫了眼贺寒川的方向,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“向晚,你去了这么长时间,是不是吃坏了肚子?”江清然一脸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向晚怕胃难受,没吃其他东西,只是端起一碗增味汤,小口地喝着,“没有,劳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。你跟寒川哥还有哥都去了洗手间,我还以为这家店的东西不干净,吃了闹肚子呢。”江清然柔柔地说着,若有所指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江戚峰去结账。

    贺寒川拿起西装外套,穿上,问江清然,“复健几点?”

    “下午三点开始,现在过去刚好。”江清然温婉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贺寒川嗯了一声,绕到轮椅后方,看都没看向晚一眼,推着轮椅往外走。西装勾勒出他精瘦的腰身和修长笔直的腿,即便只是个背影,依旧令人心驰。

    “贺总对江小姐真好啊!”周淼感叹,满眼羡慕,“我要是有个对我这么好,还这么优秀的男朋友就好了!”

    向晚垂着眸子没出声,心口处似是堵了一团吸了水的棉絮,沉闷地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谁都能看出来贺寒川对江清然好,她当初却跟个傻子一样,满心满眼都是他,软绵硬泡用尽手段要嫁给他。

    即便如今认清事实,心却早已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“寒川哥,先停一下。”江清然已经走了一段距离,又推着轮椅回来,跟向晚说道:“本来还想买两件衣服送你的,整天穿那几件工作服太寒碜。”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“可是寒川哥要陪我去做复健,你也知道他工作忙,时间紧,抽出点时间不容易,我不能耽误他时间。这次送不了你衣服了,抱歉啊。”

    “江小姐不用这么内疚,贺总没时间,可是我有时间。不如我跟您一起去做复健,等您做完复健,贺总走了以后,您再给我买衣服,可以吗?”向晚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跟贺寒川分开,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她要尽可能地在他面前刷好感,尽早让他放过她。

    当然,她这么说也有恶心江清然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向晚,这样是不是不太好?”周淼尴尬地要命,可在贺寒川跟江清然跟前又有些拘谨,想让向晚赶紧走又不敢直说,只能拼命跟她使眼色。

    “这样是不太好。”向晚看着江清然脸上僵掉的笑容,淡淡说道:“可是辜负了江小姐的好意,让她内疚更不好。她的腿不好,要是再因为内疚患上什么心病,这就是我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江清然总喜欢恶心她,原来恶心自己讨厌的人,看着对方被恶心得说不出话,感觉这么好。

    周淼讪讪地笑着,想走又不能一走了之,只能尴尬无比地拎着购物袋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江清然一口气憋在嗓子口,上不来也下不去,连脸上的笑都有几分牵强。

    “在监狱两年,你倒是更厚颜无耻了!”江戚峰结账回来,刚好听到向晚的话,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别这么说,这样会让向晚难堪。”江清然不赞同地指责他,然后转向向晚,轻柔道:“我问问寒川哥,要是他不反对,就让你跟着去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要是贺总不同意,我跟向晚就回去,绝不会让您为难的。”周淼生怕向晚再火上浇油,抢先一步说道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