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
翻页   夜间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 > 贺寒川 > 第二十九章 要吐就出去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向晚紧攥着手,没有回头,“江先生已经有女朋友的人了,跟我待在这里,就不怕被您女朋友误会?”

    肩膀上的力道松了一些,她看都没看江戚峰一眼,直接出了楼梯间。

    只是运气太背,遇到了宋乔。

    向晚顿了一下,接着往前走,但她往左宋乔也往左,她往右,宋乔也往右,就是堵着她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“阿峰找你做什么?”宋乔问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向晚不答反问,“都说我撞断了江清然的腿,您觉得江先生会跟她妹妹的仇人在一起?”

    宋乔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不放心,“你要是心里没鬼,就坦白告诉我阿峰为什么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问什么,就直接问我。”江戚峰从楼梯间走了出来,脸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宋乔脸上的嫉妒愤恨全都消失不见,只剩下慌乱不安,她小跑到江戚峰身前,搂住他的胳膊,轻声说道:“阿峰,我……”

    向晚无意掺和他们情侣之间的那些破事,没了宋乔的阻拦,她直接进了宴会厅。

    可宴会上,人人华服浓妆,举着酒杯谈笑风生,而她顶着一头参差不齐的短发,穿着身清洁工工作服,处处显得格格不入,一时竟不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她怔怔地看着贺寒川站在江清然身旁,和江父江母说着什么,也不知说到了什么,俊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她爸和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谈笑着,只是偏头看了她一眼,就飞快地挪开了目光,好似看到了什么脏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,她真的是孤家寡人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贺先生让您过去。”侍应生走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向晚疲惫地点了点头,拖着沉重的双腿,走向贺寒川。

    “向晚,你衣服都湿了,穿一晚会着凉的。”江清然柔柔地说道:“还是先换上我的那件礼服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都把你的腿撞断了,你还对她这么好,是不是傻?”江母恨铁不成钢,“是不是人家把你卖了,你还要乐呵呵地给人家数钱?”

    向晚低着头紧咬着唇,怒火在胸腔里冲撞,可除了忍,她什么做不了。

    贺寒川轻笑一声,意味不明地说道:“林阿姨,您不太了解自己的女儿啊。”

    江清然傻?呵,笑话。

    “?”江母看着他,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,而轮椅上的江清然则脸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贺寒川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,把空杯子放到侍应生的托盘上,重新拿了一杯香槟,迈着大长腿离开了。

    向晚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,她的胃不好,到了饭点没吃饭,胃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江戚峰找你了?”贺寒川连脚步都没停,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向晚愣了一下,才意识到他在问她,她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为了回到这个圈子,你还真是努力。”贺寒川停下脚步,俯视着她,“你觉得你撞断了清然的腿,跟江戚峰还有可能?嗯?”

    他幽深的眸子紧盯着她,神色与往日无异,可她却莫名觉得他不高兴,尽管她并不知道什么地方惹到了他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干涩的唇,垂眸避开他的视线,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贺寒川轻笑一声,笑里似有讥讽。

    向晚张了张嘴想要解释,可最后什么都没说。她的话他从来不信,没什么好解的。

    “贺总,好久不见。”有人端着酒杯迎了上来,笑得一脸谄媚。

    贺寒川点了下头,抬脚欲走,但余光扫到向晚,他又停了下来,说道:“你是珠光宝胜的李总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来人没想到贺寒川还记得他的名字,受宠若惊,“我是珠光宝胜的李光盛,去年的时候和贵公司有过一次合作……”

    他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,最后礼貌性地跟贺寒川碰了一下酒杯。

    “我酒量不好,让人代喝,李总不介意吧?”贺寒川说的客气,但没等他回应,便直接把酒杯递给了身后的向晚。

    李光盛在看到向晚身上的工作服时,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随即忙说道:“不介意不介意,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他端起酒杯,笑道:“我先干为敬!”

    向晚垂眸看着手中的香槟,脸色难看极了。

    宴会上被人劝酒在所难免,但以贺寒川的身份,他不想喝,也没人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根本就是在整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喝?”贺寒川偏头看着她,“是看不起李总?还是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听此,李光盛的目光落在向晚身上,皱了皱眉,脸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向晚低声说了一句,端起酒杯,小小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贺寒川扫了一眼几乎没怎么去的香槟,声音清冷,“只喝一口,不给李总面子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敢?”向晚苦笑一声,逼下几乎夺眶而出的泪水,仰头,一干而尽。

    香槟顺着喉咙流入身体,胃里一阵火辣辣的疼,如烈焰烘烤,似万针刺入,却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疼。

    她入狱前就有胃病,最好少喝酒,他知道的。

    见李光盛攀谈成功,又有不少人凑了过来,所有人卯足了劲儿,想要抱上贺寒川这个大金腿。

    向晚已经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杯酒,只知道胃里一阵火辣辣的,疼得近乎麻木,而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要吐就出去。”贺寒川偏头看了她一眼,在见到她头上的冷汗时,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,随即回复自然。

    向晚胃里翻涌得厉害,酸水顺着食道涌上来,又被她忍着恶心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听此,她点了下头,捂着嘴,踉踉跄跄地跑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呕!”她紧攥着衣领,刚进入隔间,便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中午吃的早就消化的差不多了,她吐了半天,也只吐出来一些酸水。

    冲水声响起,有人出了隔间,拧开水龙头洗手——

    “你今天在酒会上见到向晚没有?”

    “当然看到了,她穿成那个鬼样子,想不注意到都难。你说她怎么还有脸来这种场合?就不嫌丢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丢她自己的人也就算了,害得我也跟着丢人。我以前也就跟她一起逛过街唱过歌,结果好多人非得说我是她朋友,问我怎么不去跟她打招呼?!”

    “清然就是太善良了,她要是直接起诉向晚杀人未遂,让她在监狱里待一辈子多好。”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向晚打开隔间门,走了出来,静静看着洗手台前补妆的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们和江清然一样,是她曾经的“好朋友”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