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
翻页   夜间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 > 贺寒川 > 第二十六章 可能会在乎她的伤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有主见,要不你们来当这个经理?”梦兰掀起潋滟的眸子,含笑扫过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噤声,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梦兰目光落在林恬恬满是血迹的脸上,啧了一声,偏头看着向晚,“人都被你打成这样了,扣你三个月工资当做她的医药费,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向晚垂着眸子,手心里一层汗水,就怕不只是扣三个月工资,还有别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就扣她三个月工资?”林恬恬也不哭了,尖着嗓子大喊,“兰姐,我不服!她把我打成这个样子,只扣她三个月工资也太便宜她了,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怎样?”梦兰似笑非笑地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林恬恬似是被人掐住了喉咙,涨红着脸半天没说出话,血迹顺着她头上的伤口流出来,可怖,又有些说不出的可笑。

    “来两个人送林恬恬去医院,其他人就都散了吧。”梦兰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你推我我退你,两个女人不情不愿地站出来,陪林恬恬去医院,剩下的人则回了各自的宿舍。

    梦兰越过向晚走进宿舍,看着地上的血迹笑了一声,“下手够狠啊。”

    向晚心里咯噔了一声,垂在裤腿边的手攥住衣服,又很快松开,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,为什么打林恬恬?”梦兰坐在床边,挑了下柳眉,没等她回答,便接着说道:“算了,别说了,我也没兴趣听。”

    她从包里掏出两管药膏,随手扔给向晚。

    向晚接住,看了眼文字说明,是治淤青和其他外伤的。她拿着药膏,几次三番犹豫后,才问道:“您送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梦兰伸了个懒腰,单手撑着下巴,含笑问她,“你想是谁?贺总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。”向晚脸上发烫,局促又狼狈,“谢谢梦兰姐,药多少钱,我拿给您。”

    梦兰是贺寒川的人,她还以为这些药膏是他的意思……她真是魔怔了,他恨不得让她用这条贱命去赔江清然,又怎么可能会在乎她的伤?

    “不用了,也没多少钱。”梦兰站了起来,避过地上的血迹,婷婷袅袅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向晚拖着如灌了铅般的双腿跟在她身后,突然小声问道:“梦兰姐,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梦兰停下脚步,转身,挑眉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贺先生有说过,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吗?”向晚舔了舔干涩的唇,那双总是充满疲惫和沧桑的眼底第一次浮起小小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梦兰将耳边的发撩到耳后,一举一动间尽是诱人的风情,“贺总大概没想过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没想过这个问题,就是说自己这辈子都要留在这里给江清然赔罪吗?

    向晚眸底的火苗熄灭了,她站在明亮的灯光下,却看不清前方。

    她的人生到处灰蒙蒙的一片,不管怎么走,最后都是站在万丈悬崖边上,只能和深渊对望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向晚颤抖着深吸了一口气,擦掉眼角不知何时流出来的泪,失魂落魄地回了宿舍。

    一星期眨眼就过去。

    林恬恬住院,其他人也因为见识过向晚彪悍的样子,没敢再当面议论她。

    不过工作还是那么多,她一个人打扫两层楼,每天累得腰酸背疼,却连一天的假期都只能是奢望。

    走廊。

    “大妈,拜托你拖地的时候长点眼睛好不好?”男人一脸嫌弃,“把我的鞋都弄脏了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去拿条新毛巾,给您擦一下行吗?”向晚的拖布根本没碰到对方的鞋子,可还是连声道歉。

    解释,只会给她惹麻烦,她每天很累,实在没有心力处理这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男人没好气地说道:“以后长点眼睛,弄脏了你赔不起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,您小心地滑。”向晚拿着拖布站在一旁,等男人过去后,才转头看向刚来不久的周淼,“找我吗?”

    “梦兰姐叫你过去。”周淼皱了皱眉,边走边说道:“刚刚那个男人全身行头加起来最多八千,也不是什么有钱人,你没必要伏小做低的。”

    向晚笑了笑,没出声。

    她都不介意,周淼也没再说,把她带到总经理门口后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向晚敲了敲门,等有人应允后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见到里面的人,她脸色一白,低头说道:“贺先生,梦兰姐。”

    贺寒川背光坐在沙发上,看不清他的神色,他笔直的双腿交叠在一起,指间香烟明明灭灭,一如两年前用球杆打断她腿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让她无数次在午夜噩梦中汗涔涔地吓醒,她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来的挺快。”梦兰沏好茶水放到桌子上,含笑道:“林恬恬怎么样了?能出院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没去看她。”向晚鼻翼上冒出一层细汗,指尖止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过去一个星期,贺寒川来追责了吗?

    他会不会跟两年前一样,亲手把她送进监狱?

    她睫毛止不住眨动,嗓子发干,恐惧将她彻底淹没。她该忍的,她不该对林恬恬动手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只是问问而已,你怎么这么紧张?”梦兰含情的眸子微挑,笑着递给她一杯茶,“喝杯茶放松点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香烟味在办公室内飘散,贺寒川一句话没说,甚至没动一下,可却处处充斥着他的气息,让向晚神经紧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她双手接过茶杯,连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,贺寒川突然扫过来一眼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茶杯掉到地上,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向晚脸上血色全无,蹲下身子去捡地上的碎片,一不注意,碎片划破手,鲜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跟没感觉一样,继续捡地上那些碎片。

    “连杯茶都拿不稳,你当你还是向家大小姐吗?嗯?”贺寒川起身,走到她身前,目光落在她流血的手上,眼底隐有寒意流动。

    伤的是手,可向晚却觉得流血的是心,她垂着头,低声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垂眸顺眼的模样让贺寒川心底莫名多了几分烦躁,他皱了皱眉,吩咐梦兰,“给她把伤口处理一下,别让人以为我虐待员工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新蒲萄京棋牌官方下载